无业可守 创新图强
living innovation

大红鹰游戏平台网址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红鹰游戏平台网址 >

知名编剧诱骗不成,与公司高层合谋暗算女演员

日期:2019-05-05

    点击上方“圈内密探”→点击右上角“...”→点击“选为星标★”→一更新就能抢沙发

    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决定把之前新开辟的连载内容继续连载起来,在开始内容之前,我想给大家说几句话:

    

    我只是想通过女主角的故事,揭露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罢了,这些事情,很多可能并不是发生在女主角身上的,但确确实实发生在娱乐圈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你们认为女主角一定对应着娱乐圈的某个人,非要以这个为理由举报我的话,我也认了,女主角的确对应着娱乐圈的人,只是在不同的时期,她代表着不同的人,如果真是为了黑人,我也没必要修改那么多对不上的细节,直接照搬就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了,不说不开心的事情了,说正题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休息室的,连听负责人讲戏都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一部俗套到看了开头就能分清谁是男主谁是女主的偶像剧,不过,再俗套的剧,只要有老板加持,就能分分钟变成年度爆款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的老板在这方面有如神助,她拍的剧,无论剧情有多烂,特效有多差,总能成为那一季度的收视冠军,而她也总能带红自己的合作伙伴和一众小配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我们,就是等着被她带红的韭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娱乐圈最早出现买一送一、一带一送是在TVB,老板虽然没有去过TVB,但把TVB这一套路摸的滚瓜烂熟,反正对于剧组来说也没差,用哪个新人都是用,要是统一同一个公司的演员,那对剧组来说倒也方便,后期做宣传的时候,所有物料都能一键打包,甚至遇上厉害一点的公司,都不用他们出力,公司自发就会买营销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一群新人又跟着老板进了剧组,这次合作的演员,有一大半都是过气艺人,剧组的意思呢也很简洁明了,钱都花在老板身上了,他们只想让老板贯彻“先富带动后富”的行动方针,把这部剧的热度带起来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除了老板,其他主角的待遇和我们这些小新人差不多,老板依旧有一个自己的休息室等待开拍,而其他主角只能和我们这些新人一起插科打诨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倒是对这些等级制度没有概念,导演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,没有戏份我还乐得清闲,每天收了工就回酒店睡觉,戏份少的时候还能逛逛横店,这日子倒也自在,只是,有一些孤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进公司这么久了,我始终没有交到真心朋友,走到哪儿都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天又和往常一样,戏份早早就拍完了,我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等待导演叫收工,同样闲的无聊的紫宁凑到我身边,递给我一杯温水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紫宁的熟络我有些意外,在一家公司这么多年,我和她说的话不超过十句,她忽然示好,让我觉得有些蹊跷,但我还是礼貌的接过了杯子,说了一句谢谢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紫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十分好奇,我猜测她可能遇到了什么难言之隐,于是主动开了口:“怎么了紫宁?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紫宁沉默了半晌,才开口道来:“昨天。。。有个编剧A叫我去他房间里看剧本,我起初真的以为是看剧本,可到了房间,他却对我动手动脚,我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,后来我一急,就。。。就扇了他一耳光,趁他还没反应过来,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剧组有很多潜规则这个我知道,可编剧潜规则失败就强上的,还是第一次听到,我又心疼又恐惧,担心有一天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但看着紫宁有些发红的眼眶,我又不能无动于衷置身事外,她会把这些话讲给我听,说明她很信任我呀,我如果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一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思索再三,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:“你别哭,总会有办法的,我们现在去找老板,她一定有办法为你讨回公道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说还好,我一说别哭,紫宁的眼泪“唰唰”的就掉了下来:“我不想去找老板,我怕老板骂我不懂事,再说了,我们这些小演员的死活谁会关心啊,到时候就算我真的找了老板,老板也不会相信我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赶忙伸手去擦她的眼泪,安慰她不会有事的,紫宁一边抽泣一边恳求:“要不,小悠,你去帮我给老板讲吧,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见人了,我每次回想到那个晚上我就害怕,我真的不想再揭一次伤疤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,我再拒绝,似乎有点说不过去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,向紫宁保证我一定会帮她转达给老板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是要怎么开口呢。。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剧组收工后,大家各自回去休息,徘徊再三,我还是站到了老板的房间门口,深吸一口气,敲响了她的房门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裹着浴袍给我开了门,因为敷着面膜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,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,只能硬着头皮把紫宁的事告诉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脸上依旧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,只是在听见我说“A编剧”的名字时放下了手机:“你是说,A编剧想潜规则紫宁,紫宁却宁死不从,还扇了A编剧一耳光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点头回应,肯定了这个事实,老板忽然就沉默了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压里,我也对我这个匆忙的决定感到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会不会帮紫宁出头,谁也不知道,作为娱乐圈情商极高的交际花,老板会为了我们这些小员工,去和编剧撕破脸皮吗?

    

    我还在思考要怎么向紫宁交代时,老板已经先一步下了逐客令:“好了,情况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,我会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会替紫宁讨回公道吗?紫宁现在又在想什么呢?我莫名其妙蹚入这摊浑水到底是对是错?

    

    回到房间已经半夜十一点了,明天一早就要开工,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,在床上翻来覆去思考着这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二天开工时,我顶着一个熊猫眼到了剧组,紫宁见我脸色不好,连忙把我拉到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,焦急的询问我老板的态度:“老板怎么说,她会帮我出头吗?我不会就这样被赶走了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夜没睡的我疲惫至极,对紫宁只关心自己的态度有些不耐烦,但一看见她泛红的眼眶,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安慰她:“我已经告诉老板了,她也很意外,虽然没有直说,但她应该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紫宁见从我嘴里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撇了撇嘴,再也没说过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说话也好,我一晚上没睡觉,巴不得没人打扰,赶紧化妆开工,拍完戏回去补觉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上午就这么安然无恙的度过了,上午的戏份拍摄的还算顺利,导演破天荒的给了大家四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已经忙碌了一上午的我一听见这句话,恨不能立马飞到自己舒适的小床上去大睡一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四十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从酒店来回,我只好回到化妆间,好歹那里还算安静,椅子也比拍摄现场的小马扎舒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好像老天并不想让我好好休息,刚走到化妆师门口,我就迎面撞上了远远走来的老板、A编剧,还有。。。紫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三人奇怪的组合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,紫宁躲在他俩身后,想说点什么,却又没法开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正和A编剧谈事情的老板快走到我面前了才发现我的存在,立马拉着A编剧过来介绍我认识:“A编,你看,这位就是我刚刚给你提到的小悠,怎么样,是不是长得很有特色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但也立马反应过来,向A编剧微微欠身:“A编剧您好,我是小悠,久仰您的大名了,以后还希望您多多指导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悠呀?你们老板刚刚还在和我聊你呢,果然是个演戏的好苗子!”A编剧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自然,很快又整理好了面部表情,热情的和我握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看我和A编剧也算认识了,就以“正好要和你聊剧本为由”,叫我一起去吃饭,我本想拒绝,但想了想,既然紫宁也在,我也没什么好怕的,便跟着他们走向了外面的饭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情绪的人,虽然外界总说老板脾气不好,但这也是分情况的,如果你也是知名导演、编剧,或者是荷包丰满的投资商,你就能感受到她的体贴入微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年头,总有一些演员不知廉耻,在剧组搞“剧组夫妻”,兴许是怕别人误会,老板早早就预约好了一个包间,虽说四个人坐包间有些浪费,但也好过被别人误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刚开始的气氛还算正常,我也知道以后免不了会参加这样的饭局,为了留下一个好印象,连饭量都比平常小了很多,加上这里的菜肴本着“分量不多只看摆盘”的风格,一盘菜我压根吃不了几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板与A编剧交谈甚欢,大多数都是剧组的八卦,时不时还会搭着紫宁聊两句剧本,社交能力一向不太强的我,一句话也插不进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概是看我插不了话,A编剧忽然把话头转向了我:“小悠你说呢,你对这个角色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之前在聊什么角色,但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瞎搭话:“我觉得她的个性很独特,和其他角色没有重合度,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设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A编剧“哈哈”大笑了几声,接着我的话自顾自的往下说:“你分析的没错,这个角色性格和剧里其他女角色很不一样,不需要太多的镜头都能够让人记住,我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去演呢,既然你能看出她的与众不同,不如就让你去演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听这话我就愣住了,是要让我换角色吗?可我不是早就已经分配好了角色,还拍了几天了吗?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知所措的看向老板,老板面无表情的向我“解释”了换角的事情:“你就听A编的话,去演XX这个角色吧,至于你之前那个角色,交给紫宁去演就好,正好你那个角色台词多,让紫宁来负责更适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皱着眉头的紫宁,一听老板这么安排,立马来了精神,以茶代酒向A编剧和老板连连道谢:“谢谢老板和A编剧的看重,我一定会演好这个角色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从一个戏份颇重的女四号,变成了一个压根没给多少镜头的女N号,这种强烈的落差让我十分失落,可话已经说到这份上,大概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尽管心底不服气,可除了服从也别无他法,除非我连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也不想要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沉浸在失落的情绪里,我连拍戏都没有了兴趣,但也正如A编剧所说,这个角色镜头很少,一下午,我总共就只有四场戏,最长的那场也不过十分钟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天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,我拖着身心俱疲的躯体往酒店走,别无所求了,能让我好好洗个澡睡一觉,我就谢天谢地了!

    

    电梯打开的一瞬间,我正巧看见紫宁从房间里走出来,本想和她打招呼,可她却神色慌张,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本能的以为她是又遇到了什么麻烦,远远的跟着她,直到转过走廊拐角,看见她消失在A编剧的房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原地愣了几秒,我才像做错事了的小孩一样偷偷跑回自己房间,关上门后依旧觉得不可思议,紫宁可是差一点被A编剧给强了啊,怎么突然又自觉献身了?难道是。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今天中午撞见她和老板、A编剧在一起的事情,我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情商那么高的老板,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新人得罪剧组的编剧呢?与其找编剧兴师问罪,或是让自己手下的新人忍气吞声,不如为他们主动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紫宁的戏份并不吃重,但老板主动提出让A编剧为紫宁调换角色,自己再在旁边煽风点火,一心想要走红的紫宁,自然会为了答谢A编剧,满足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

    A编剧的欲求得到了满足,紫宁也获得了戏份更重的角色,原本是要用潜规则才能完成的事情,现在似乎变成了报恩一般你情我愿,既没有得罪编剧,也没有亏待自家艺人,老板这步棋,走的太妙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我的地位急转直下,并不是我倒霉,想必在今天中午他们三人见面的时候,不敢得罪老板的紫宁就已经和盘托出,告诉了A编剧是我在老板面前打了小报告,为了在A编剧面前惩罚我,这才让我去演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呵呵,看来,之后在剧组的日子,不要想好过了。

    还没关注小号的同学看这里~长按下面这张图就可以啦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最好看的你们

    点个赞,分享到朋友圈里

    支持一下吧~~~

    

    你们的点赞和分享是我码字的动力